在做?想做?能做?

在做?想做?能做?

先说点

重新审视下自己的博客,似乎与建立博客时的初心有出入。几乎都是毫无营养的’低端教程’+’资源分享’+’探索记录’的堆砌,涉及个人生活,个人观点的真正有内涵的内容则少之又少。翻看一下归档,上一篇分享游戏体验的文章也快是一年前的了。

在这一年来游戏是没少玩,感动也从未缺席,但他们似乎烟消云散去了,心灵的触动并没有转化为精神的养料。这一点似乎随着年龄增长而做得越来越糟了,我不再如过去单纯的自己,能够随性感受周围的一切;挣扎在繁忙的学业中,感官变得愚钝,对美好的要求更为苛刻,从而忽略了身边的许多美好。

不妨从现在开始尝试着静下心来,写下一些可供将来的自己品味的文字吧。

我在做

真不敢想象自己已经在家里闷了快一百天了。与我而言,真正的假期还是开头的十来天,后面的三个月只是临近开学的几天的延长。时间仿佛停滞了,我把同样的一天过了几十遍。现在的我抛开今天所有的作业,坐在电脑前,导出我脑中积累已久的想法,组织成语言,转变为电脑屏幕上展开的字符。

我在做什么?我没在做什么——我确实什么都没做。我在竭力补上昨日的懒惰,却又无暇考虑今日的懒惰。往往是不经意间一顿懒觉把早午读充掉,再用课上的时间分心补回;往往是在老师讲个滔滔不绝时,低着头刷着手机对着推特憨批般地傻笑;往往是任务一拖再拖,拖到时间晚了,便一下决心放到明天,并为自己寻找开脱的借口:今天已经很努力了/不如就放了这一天/反正明天的我会做的。在明知明天还有网课的情况下,我甚至还熬夜到一两点,不为做点实事,只是在写一篇一无是处的文章。

我确实是如此颓废吗,似乎也说不上。在进入状态时我能连着刷几套卷子,我能连着补几天的作业,我能腾出时间重看没听懂的课堂录像。但这又如何呢,勤奋暂且算是和懒惰抵消了吧。我就如此碌碌无为地度过了一百天。

我想做

我想做什么?我的寒假计划里躺满了我的设想。我本以为我能好好坚持写博文,每天好好复习,还能做做运动,甚至还能再盘几套手工。这一切都被疫情打乱了。在最为关键的二月,自己不能出门,快递也不派件,学校也未有安排——这使我轻易进入了懒惰的状态,目标不能完成,每天都过的很糟心。

我很清楚我要做什么,我只是缺少行动力,缺少一个持续促使我努力的因素。我想转变这一切。

我能做

我能做什么?敲击键盘的手停了下来,我的大脑没有快速地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。我当然可以就此关停博客,删除游戏,就这么把自己摔在学习上。但我的内心对此是抗拒的,这不符合我的处事风格——多年来我早已看透了自己,这一计划没有可行性。我也可以像身边一些小伙伴那样,彻底抛去学校的负担,痛痛快快地按自己的节奏来。这自然会使我轻松得多,但我不敢,我不清楚我的节奏是否可靠,我无法分辨这是决心的爆发还是懒惰的借口。我想了想,我似乎摆脱不了目前的境况,只能想办法去改良它,接纳它。例如明天试着准点打卡?课上尝试着把手机关机?或者说主动任务减量来使自己重拾满足感? 在爱好方面,不如每天深夜都在博客上写一写今天的想法? 快要开学了,或许现在就是一个转变的契机。

最后

阅历限制了我思考的深度。文笔拙劣,见笑了。

这段文字正是高考临近的高三生内心的真实写照。或许将来的自己看着会觉得可笑,怎么半句不离学习?没办法,事实就是如此,作为学生不学习还有什么作为呢?我被迫压缩自己投入到爱好的时间。就像现在,只能珍惜深夜写作,听着音乐,喝着咖啡的短暂惬意安宁。

现在是深夜01:52,总算肝完一篇了,这样的写作体验与我以往很不一样。尽管思维很混乱,但脑中总能涌现一些与平日不同的想法,一些与平日不同的句子。先苟且上传吧,一切都留给明天清醒的自己来评价。


#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